当前位置: > 文章中心 > 纵论天下 > 网友杂谈

东亚男人真的喜欢前额留发,且非得盖住双眼???

2020-02-07 17:07:00  来源:红歌会网  作者:道一人
点击:    评论: (查看)

  写了五篇“新型冠状病毒”灾难的事情,两篇哲学的,还有一篇马克思的,今天轻松一点吧!怎么个轻松法?忽见一个男人拿着话筒“哇啦哇啦”唱歌,前额留发几乎把双眼盖住,亮晶晶的眼珠一闪而过;频道换过去,又一个男人,与一个女搭档在做护肤品广告,亦是前额留法几乎把双眼盖住,还是亮晶晶眼珠一闪而过。前额留发学名叫“刘海”吧?

  嘿!很有意思,这辈子大半过去,这么造型的男人也熟悉,当然都在荧屏见,这样造型男人一大把一大把在荧屏上争奇斗艳,生活中很少见――今天我恨不得又创造一个新词:刘海盖住双眼的男人。艺术需要?我前半辈子那时代也不乏艺术,“刘海盖住双眼的男人”绝少见,可见是潮流,肯定有引领。

  谁会引领?莫非后面有只看不见的手?

  男人的手藏得深,大都深藏不露,我先看见漂浮在上面的几只女人手――我看那些导演、剧本作者、编剧署名最后那字带“芳”字、“菊”字、“诗”字、“玲”字者十有八九是女人。只是猜,男人此事更深藏不露,很难从其作品或笔迹洞悉其心灵。如是此猜,看这些个“刘海盖住双眼的男人”他们的年龄估摸着二十好几三十不到,精确估计在25~30之间,大都可以成为你的丈夫;生活中你会接受你丈夫或身边接近的男人们“用刘海盖住双眼”吗?1945年苏联红场阅兵,哥萨克们齐声高呼“呜啦!”,伴随着《喀秋沙》昂扬而略带忧伤的曲调,铁甲车、多管炮车一列列隆隆驶过。

  就这一点希特勒与斯大林都有相似处,他们都会通过女人的双眸去洞悉男人,通过女人之手去激励和塑造男人。希特勒通过御用女摄影师兼导演表达自己的意志。她叫莱尼•里芬施塔尔,她导演拍摄的《意志的胜利》就美学而言应该说到达了艺术高度。《意志的胜利》被莱尼•里芬施塔尔拍出了史诗的维度和气魄。无论是构图、剪辑、配乐还是塑造人物上,该片都表现出一种关于秩序与力量的庞大美感,展现了灵气、优美和感性的复杂动态,这种美学上的优越表现超越了其作为政治宣传品的属性(时光网评)。

  有什么样的女人就会有什么样的男人,女人需要什么样的男人就会有什么样的男人;有什么样的男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女人,男人需要什么样的女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女人。去年俞敏洪说“女性的堕落导致国家堕落”、“中国女生选择男人的标准就是‘钱’”,我当场写了《俞敏洪这次栽了个大跟头,更栽在了他的“思维方法”上》,当下女人更看中男生的“钱”确实是个现象,然而真正的诱因是俞敏洪这样成功的男人更看重钱使之――就这一点,我可是十足的“阴阳论”者。

  《喀秋沙》背后有斯大林,莱尼•里芬施塔尔背后有希特勒,专门挑选“刘海盖住双眼的男人”的女人们,她们背后的男人是谁呢?我以为比斯大林和希特勒更强悍,不过你也站出来咱瞧瞧!

  我曾搜狐论坛写过一篇《“大鸭”已过长江抵临黄河》,讽刺娱乐影视圈一股港台味。大家(da jia)说成“大鸭”,“大家”两字急读连读,“家”字拼音前面那个字母“j”吃掉了,“家”变成“鸭”。开始在女孩们中互相仿效,造成女孩女生说话吐词不清的可爱状、不成熟状,也只在影视娱乐圈,后来蔓延不分行业、不分场合地点,再后来蔓延到男生男人群落,胡子拉碴的老男人们恨不得也在“大鸭”,再后来从南到北,反客为主,说“大家”倒是觉得怪怪!最后的堡垒白岩松,你也在“大鸭”吗?

  港台人说“大鸭”可以接受,这是方言,不说“大鸭”倒是怪怪的。一个外国小伙主持节目,那个“儿”化音让人难受,也许觉得很融入中国,也许北京接受的汉语语音培训,也许觉得应该对得起培训老师那份付出,或者那份培训费,总得把那“儿”字特意蹦出来。走遍大河山川、尝遍美味珍馐,杭州西湖畔吃石斑鱼,那个“鱼”说完,似乎还特意停顿一下,重重的把那“儿”字蹦出来。接待的老婆子也不示弱,眼睛直瞪瞪盯他好一会,似乎在问“你是外国人还是北京人”。

  普通话可爱,方言也可爱,接轨慢慢来。装不是“可爱”。

  大江南北装“可爱”已是个普遍现象,不仅“大家”说“大鸭”,男人前额刘海盖住双眼之类。

  你瞧瞧!

「 支持红色网站!」

红歌会网 SZHGH.COM

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!
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。
帮助我们办好网站,宣传红色文化。
传播正能量,促进公平正义!


相关文章
天津快乐十分